被迫当成“树洞”的林爱国,听着听着,突然皱眉打断了林浩宇的话:“你三婶在玩具厂做喷漆工?”

    “是啊是啊……”林浩宇下意识地点头,顺着林爱国的话题往外说去,“爸,我跟你说,在去广市之前,我虽然已经从报纸新闻描述里看到过,那些大型工业区里,随便哪家工厂都有成千上万号工人。但是,没真正见到工业区兴盛繁华、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场景的人,是没办法生出那种类似渺小的震撼体会……”

    “我们还参观了三叔三婶上班的工厂,就是可惜,三叔只是皮鞋厂一个可有可无的小小清洁工,为人又老实憨厚,在厂里也没几个熟人……”

    说到这儿时,林浩宇突然顿住了,抬手,挠了挠后脑勺,用一种似疑惑又似茫然的目光瞅着林初夏。

    “姐,我仿佛记得,三叔喝酒喝高了后,曾无意中说过写字楼一位管人事的女经理和我们有亲戚关系?好像是对方帮了他,他才能从忙碌操劳又不赚钱的流水线工人,变成工作清闲,工资又高的后勤人员?”

    林初夏点点头,在林爱国那如出一辙的疑惑茫然目光里,慢吞吞地补充道:“是爷爷一位堂妹的闺女。”

    这关系,说疏远,却没出五服,说亲近,至少,前世今生,林爱国等人就没和对方走动过。

    “徐玲琳。”

    抛出这个名字后,不出林初夏预料之外,在林爱国脸上看到了浓浓的茫然、怀疑和一闪而逝的震惊。显然是没料到一向沉默寡言,给人一种老实憨厚,很容易被人欺负印象的林爱军,对着他这个当大哥的竟学会了耍心眼!

    “爸,你也不认识?”

    虽是问话,却带出几分肯定,以及? 连林初夏都有些忍不住想要抚额叹息的无奈。

    只因? 林爱国脸上的震惊一闪而逝,紧接着? 浮现出来的就又是对林爱军这个明明有着高中文凭? 却因为种种原因,在人到中年后? 不得不离开故土,远赴异地他乡? 做一个被人随意呵斥打骂却必需受着? 不能反抗的“打工仔”的心疼和怜惜。

    说什么后勤人员?说到底,不就是清洁工,还是倒垃圾的,纯粹卖苦力的那种!

    这样的一份工作? 说轻松? 确实,也就早晚两次收倒垃圾,其它时候都能随便找个地方睡觉或看电视。

    说不容易,也确实不容易,一两袋垃圾还没什么。但是? 想想看,鞋厂的垃圾都是些什么?皮革木料之类的零散小物件? 看起来少,堆积在一起? 那份量,可一点也不轻啊!连大半辈子在地里刨食? 练就出一身蛮力的农村人做上十天半个月后都会觉得累? 不愿意长期做下去? 就更不用说如林爱华这样的文化人了!

    啥?以前,林爱华也是种地的,在林爷爷的带领下,一直过着“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所以,在有人力推车的帮助下,一早一晚地搬运垃圾这件事,完全当得起“轻轻松松就赚到大钱”这个评价?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别忘记了,老林家的人,就没一个能静下心来种地的,包括林爷爷在内!

    就如林爷爷当年,想方设法地拜了“石匠”为师;林二爷则凭借着“头悬梁,锥刺股”毅力,成为当年村里第一位大学生。

    又如林爱国几兄弟,即便是学渣如林爱军,也咬紧牙关,混到了高中文凭。

    为的是什么?不就是想着在自家没钱没权、没人脉关系、没背景后台的情况下,借助这份在当年难得一见的高中文凭获得一份工作,达成“跳出农门”的梦想不说,还稳步攀登,最终,成为“人上人”?

    因为听到林爱华现状,而再一次沉浸在“自怨自艾”情绪里的林爱国,下意识地摇头。

    “那我三叔还挺有运气的。”

    林初夏扯扯嘴角,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来。

    可不,人到中年,意味着什么?

    上有老,下有小,负担特别重。

    但是,就如老人家教训不听话的年轻人,时常挂在嘴旁的那句“我吃过的盐,比你们吃过的饭还要多”,三十来岁的中年人,可不是那些初出茅庐,还没定性的年轻人,而是已经找寻到可以为之奋斗努力终身的事业,并且,已经为此而辛苦经营了数年,早已取得了足够多的升职加薪的经验和资历。

    接下来嘛?

    只需要按步就班地工作学习,就能过上同辈人羡慕仰望的舒适惬意的生活。

    啥?这样的生活,如一滩死水,在信奉“树挪死,人挪活”“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的年轻人眼里,就很有几分失了奋斗的勇气和锐气,纯粹混日子?

    然而,又有多少人知道,这些当年满腔雄心壮志的年轻人,在遭受了来自现实的毒打后,又是多么地懊恼和郁闷,——只恨不能时光倒流,那么,他们一定会乖巧听训,发自肺腑,并付诸实际行动的那种?

    “不过,比不上我三婶,我三婶那运气才是逆天了!”

    想到前世,邓秀珍曾不止一次地念叨“也就是王容没文化,如果王容是大学生,再不然,是个高中生,也能取得非常大的成就”,林初夏就一脸的感慨和扼腕。

    在很多人看来,女人嘛,即便有再多的才华和谋略,只要她们想,再努力奋斗,就一定能取得比男人还要逆天的成就,但是,最终,依然要回归家庭,做一个相夫教子的“贤内助”。

    这样的理念,不分男女老少,不论是否受过教育。在林初夏看来,其实,很多女人心底还是不屈服这样的命运,想要和男人一样,在职场厮杀,过“与天与地与人斗”得生活。只可惜,最终,真正能走上这条路,并坚定不移地走到终点的人,还是太少。

    不过,林初夏一直相信,倘若,给王容一个选择的机会,那么,她一定不会嫁入林家,成为林爱军这么个“面憨内奸”的人妻子,而是会选择利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心机谋略,在职场上取得一定的荣耀后,或洗去一身繁华回归家庭这个温暖的港湾,或大权在握,继续与人周旋厮杀。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