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一点之后,卓颜只觉得眼前豁然开朗,她扶着腰站起身来就去叫楚星辰,“星辰,现在咱们找个车进城吧,耗子药这东西乡下没得卖,城里倒是有店,我们去问一问,这两天谁买了大量的耗子药,多半就能抓住这个毒鱼的坏蛋了!”

    楚星辰是极其聪明的,听了卓颜的话,他立刻就把来龙去脉给串起来了。

    倒是卓村长反应慢一些,不过听卓颜解释了一番之后,他也就明白了,“卓颜说的有道理,咱们得赶紧进城,不过卓颜呀,你这大着肚子太不方便了,你留在家里吧,我和星辰去就行了。”

    楚星辰这次回来的仓促,吉普车把他送到村里以后,就离开了。

    卓颜想要进城,那就得坐拖拉机,这玩意儿可是颠的很,普通人都受不了,更别提她一个孕妇了。

    卓颜不想让大家担心,她也不勉强,又叮嘱了楚星辰和卓村长两句,就扶着腰往家里赶去,走在路上,她遇到了放学归来的卓青,就让卓青搀着自己往家里赶。

    回到家里以后,卓母看到卓颜疲惫的样子,可是吓了一跳,一边埋怨她不该到处乱跑,一边赶紧让她进屋躺着。

    怀孕的人容易疲乏,卓颜心里有事儿,原本还惦记着,要等楚星辰他们回来问个究竟,可是躺到床上一暖和,她竟然不知不觉的睡着了,等到再次醒来,楚星辰已经回来了,就坐在床边,正含笑低头看着她。

    卓颜眨了眨眼睛,“星辰,这是问题解决了吗?”

    “解决了,我们找到了卖耗子药的老板,跟他说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你猜他指认了谁?”楚星辰微微低下头,把耳朵贴在卓颜的肚子上,他想试试能不能听到孩子的心跳声。

    “是陆江涛吗?”卓颜猜测道。

    “不是,是唐玲啊,”楚星辰抬起头,伸手抚摸着卓颜的脸庞,妻子这么美,他怎么看都看不够。

    唐玲购买了大量的老鼠药,交给陆江涛,然后让陆江涛拿到卓颜家的鱼池去投毒。

    卓颜气得变了脸色,“又是这两个人,他们怎么就不能好好做个人呢?”

    “谁说不是呢?”楚星辰又讲起了后面发生的事情。

    按理说陆江涛和唐玲投毒害的是灼炎家的鱼,可是这两个人。扔完了耗子药,就随手把装着耗子药的布口袋给丢到了路边上。

    耗子药其实就是拌了药的麦粒儿。也不知道怎么那么巧,这袋子就被几个野兔子给碰上了,其中一只野兔子吃了不少耗子药,吃完就蹬了腿。

    过路的村民不知不明,所以还以为自己占了便宜,顺手就把这只野兔子拎上了,还把咬破的布口袋给拿回家装东西,后来野兔子就被卖到了刘三家。

    “唐玲害了咱们家心里挺高兴,就想就近看看笑话,顺便吃点好的,就这么着,她和陆江涛跑到了刘三家,还点名要吃兔子肉,”说到这里,楚星辰忍不住笑了起来,“怪不得人家说,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呢!”

    卓颜一下子清醒了,这可真是因果循环。

    楚星辰扶着卓颜起身,又用热毛巾帮她擦了脸,“妈做了鸡汤面,就等着你吃呢!”

    卓颜不好意思,“我最近都是吃了睡,睡了吃!”

    “能吃能睡是好事呀,”卓母是过来人,知道孕期是怎么回事,“快来吃面,吃完了让星辰陪你到处转转,多走动,到时候孩子好生。”

    好吧,卓颜无奈的又开启了被投喂的生活。

    几个人刚端起碗来,院子大门就被敲响了,是村里的小张过来求助,“陆江涛和唐玲病情出现了反复,医院打过来电话,想让我们帮着给找特效药杜生子!”

    卓颜淡淡的说道,“那就找呗,到我家来说什么呀?”

    杜生子这种东西是一种野生植物,在北山上大量生长着,只不过现在这个季节,想找杜生子却是件难事儿。

    要是陆江涛和唐玲意外中毒,卓颜也不介意帮他们一下,可如今陆江涛和唐玲是为了害卓家,才意外吃下了耗子药,卓颜就不想管他们了,她还没有以德报怨那么高的思想境界呢。

    楚星辰看了小张一眼,就把陆江涛下毒的事情说了一遍。

    小张就是在村里跑腿帮忙,他还不知道这事,一听这事也气坏了,“这姓陆的心肠这么歹毒呀,怪不得他和他老婆都发病了,孩子也掉了!这是老天爷在惩罚他们呀!那这事儿我也不管了!”

    唐玲的父亲已经赶到了医院,正催促着医生让帮忙找特效药。

    医生把手一摊,“这种药没有列入药典,如果不是没办法了,我也不推荐患者用这种药,可如今我已经跟村里说过了,也发动了大家去寻找,可是你猜村里的人怎么说?”

    唐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们怎么说?”

    “他们说,陆江涛和唐玲是因为害人落得这种下场,他们不帮忙,就让老天爷把坏人收走吧!”医生照原话说了一遍,背着手走了。

    唐玲的父亲愣在了当地,“这……”

    这个时候唐玲的父亲,也知道了陆江涛和唐玲干的坏事,眼看着女儿女婿的下场,唐玲的父亲有种后背凉飕飕的感觉,什么是人在做天在看,他现在好像有了体会。

    医院也在尽职尽责的抢救,洗胃,输液,中和毒素,该做的措施都做了,然而没有特效药中和残留的毒素,陆江涛和唐玲虽然救了过来,可是却落下了严重的后遗症。

    唐玲的孩子掉了,神经受到了毒素的侵袭,从腰以下都失去了知觉,无法控制大小便,终身要与轮椅为伴。

    陆江涛要好一点,他出现的是面瘫,半张脸口眼歪斜,控制不住流口水,不过四肢却是完好还能动弹,当得知唐玲终身要缠绵病榻的时候,陆江涛第一时间就提出要跟唐玲离婚,他不想被一个瘫子拖累。

    唐玲还不同意,唐父却同意了,他有钱,想找个照顾女儿的人还很简单?

    在离婚的时候,唐父把唐家给陆江涛的一切都收回去了,包括金钱上的资助,还有陆江涛如今的工作。

    离了婚之后,陆江涛又变得一无所有。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