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树浓荫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
      “人呐,越长大越复杂!”灵武候柏言秋看着碧绿的湖水颇为惆怅,说完此话便是一声叹息。
        “万物有灵,概莫如是。只有在幼年意识尚未成形时期才是最好引导的,不分贫穷和富有,成年人心思复杂难以掌控。故而成年乞丐难以掌控,但小乞丐却最为好使,一块馍一块糖就能很好的收为己用,若是再多加些耐心和关心,那他们就会认你为亲人。侯府一直以来与他们相处融洽,算是互帮互助的吧。”灵武候对于崔含章坦诚相待,把侯府将乞儿收为耳目的秘诀倾囊传授。
         崔含章道:“远的不说,现成的异兽小白便是如此,小家伙最容易被美食收买,看到崔伯比谁都亲。跑到侯府吃香的喝辣的,半点不念家。”
      “切莫觉得乞丐如蝼蚁,须知最弱小的野草生命力却最是顽强。本侯小时候若不是被一群乞儿搭救,恐怕是没命坐在这里跟你谈天说地了。”
        “其实据我观察,小莲庄有一人天生适合混街面,若是他能抛下一切打入这帮乞丐内部,以他那滚刀肉的性子和咱们两家的背后运作,绝对大有作为。”
        “也许你我都有看到他将松散的乞丐组织打造成天下第一大帮派的那一天,须知九州各地乞丐万万千,本候甚是期待丐帮横空出世的景象,相信彼时无论是江湖帮派,还是庙堂势力都会大吃一惊。”灵武候再次提醒崔含章,实则他手里是有一张牌的,打好这张牌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崔含章何等聪明,心念一转便猜到他说的是玄哥儿,“如今他在西南边陲,鞭长莫及,恐怕短时间内赶不回来。”
      “风物宜长放眼量,不争一时,让他慢慢在西南发展,走好脚下的每一步路,我们在太康暗中为他造势,好在丐帮只是处于雏形阶段,本候已经暗中培养了一批孤儿,只待他们慢慢长大即可,倒时辅助玄哥儿掌控丐帮。”灵武候将他暗中谋划的事情说与他听。
      “我这就休书一封寄给玄哥儿,先听听他的想法,事情只能徐徐图之。”
      “玄哥儿的事你先放一边,我这边有个小丐打听到了些消息,鬼市那边有人在高价收购镔铁。而且我让他们查了近半年的情况,隔三差五的就会有人高价把鬼市内的镔铁给收走。”柏言秋把近期收到的消息说了出来。
      崔含章问道:“盯梢了?”
      柏言秋回道:“对方很警觉,而且反侦察能力一流,想盯梢等于登天!”
        崔含章用手摸着下巴说道:“还有二日我就解禁了,倒时得查一下武库司关于镔铁铸造的情况,鬼市里的铁器铺子充其量也就是小作坊的水平,若说没有武库内部流出去的镔铁,鬼才信。”
       “兵部的事情本候都插不进手,你是兵部司马,武库司的事就由你来查,鬼市那边我继续派人盯着。”
       “本侯帮你算着日子呢,这不是让你刚巧赶得上宫里的宴席。事情筹备已久,圣上为表诚意亲自宴请北胡议和使团。”柏言秋神秘一笑,调侃道。
      崔含章道:“你确定大宴议和使团不是个障眼法?圣上连自家臣子都不见,怎么偏偏要设宴款待别家的使臣?私下有没有派给你差事?”
        柏言秋:“圣上一句话,本侯跑断腿。差事干不好,哪里有脸邀功!”
        崔含章:“恐怕圣上是借着这个机会昭示天下吧!”
        柏言秋一拍他肩膀说道:“聪明!本侯就爱跟你聊天,省心!”
      柏言秋挪了挪身子,低下声音悄悄说道:“二王并立,圣上已有三月未临朝了,便是本候都难见一面,天下人心浮动啊!”
        “而且是牛马栏查到了北胡使团此次来太康另有图谋,绿水营的人貌似混进了太康城,圣上让我借着宫宴搜查一遍使团。”
         崔含章心理早就对北胡议和使团有所怀疑,而且羽山马场那一夜他曾发觉有人夜探伏龙芝武堂和祈福塔,一番交手下差点被对方暗算。
      柏言秋先是神神秘秘,后一拍他的肩膀大声说道:“知道你相思成疾,酒宴那日保你能见到云岚公主。”
      “哦?”
      “圣上下旨让在太康的所有皇子公主全都参加宴席。”  “有何说法麽?两国邦交,皇子公主参与宴席不是很正常麽?”
      “正常才怪呢,我朝皇子参军戍边是正常的,但不至于让公主们抛头露面。你好好想想,史书上这类故事都什么结局?远的不说,前朝大周的朝云公主结果怎么样了?若是一个王朝沦落到让后宫女眷参与此类纷争中,多半没有好下场。”
      崔含章觉得他的说法过于夸张,“言秋多虑了,北伐战役打出了我朝的气势,如今在两国博弈中占据上风,天下大势在我神光。”
      “这倒也是,以咱们圣上的脾气秉性断然不会让后宫女眷替前朝爷们卖命。如此以来,只会让天下人笑话,以后的史书上还不知道怎么写呢!”
        柏言秋起身将手中的饵料撒入湖中,引得数尾锦鲤浮出水面争抢不休,临行前悠悠说道:“但愿是本候多虑了。”
        崔含章抬头看了一眼天色,这潇潇烟雨是下个没完没了了。
          柏言秋有句话没说,‘如今北胡可是天子守国门架势,大有君王死社稷的决心。’他不说,崔含章懂得,彼此心照不宣的好。
       “清风,你可记得嘉桐关那边大批的流民。”崔含章看着湖中抢食的锦鲤问道。
       “属下记得,确实是有不少流民,大都是两国边界沿线家园被毁的百姓逃荒出来的,而且后期北海建州方向也有很多流民。”徐清风记得那帮乞儿,大街小巷都少不了他们的身影。
       “我记得这些流民中有不少的孩童,当初嘉桐关内就有一伙乞儿帮,你去想办法把它们请到太康来,切记不要用强。边关战火纷飞,这帮孩子朝不保夕,他们来太康讨生活,至少不愁三餐,小莲庄平时也会照拂看顾,待到需要时互帮互助即可。”崔含章吩咐他去外地招揽些乞儿来太康。
          崔含章把刚转身的徐清风叫住说道:“还是让刘大头去办吧!与乞儿打交道他多有心得,一定要多带些银钱去,切忌要查清出身,以免被绿水营野狼团的人混进来。”
          在徐清风看来刘大头确实有手段,这人典型的滚刀肉,“属下这就去办。”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