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说,在Margie成为你的侄女以后,现在又多了一个身份,你那个不知道在哪的儿子的爹!”

    在宾馆内,张适茹三人知道了苏羡是如何脱困的了,对于苏羡脱困的手段,三人都十分的惊讶,不过更惊讶的是张适茹的身份转换。

    苏羡嘿嘿一笑,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倒是想说是敏仪你的,但是估计那帮人不能相信!”

    安敏仪拍了拍自己的小笼包,说道:“幸亏你没说,不然我饶不了你!”

    苏羡笑道:“放心,我不喜欢吃小笼包!”

    安敏仪脸色一变,自然是知道苏羡说的什么意思了。

    “苏羡,你那是什么眼神,什么叫小笼包,你见过啊,亏我今天还找人救你呢!”

    苏羡一愣,看了看张适茹。

    张适茹的神情有些复杂,不过还是说道:“敏仪的大哥跟宏业的小叔在这方面有些人脉,我知道了你被人绑了以后,找他们帮的忙!”

    汪宏业在旁,脸色平淡的说道:“这个忙可不是白帮的,Margie答应一个月的时间帮我们每个人在股市上赚100万,如果赚不到,她自己补贴给我们!”

    苏羡看了张适茹一眼,自然是看到了她复杂的表情,突然笑道:“我当是多大的事情呢,不就是每人100万吗,不用等到一个月,一周的时间我就能够给你们!”

    汪宏业与安敏仪对视了一眼,如果说这话是张适茹说的,他们不会太怀疑,但是这话是苏羡说的就有些让人不能相信了。

    如果不是苏羡刚刚神奇脱困,汪宏业肯定是要开口驳斥苏羡的。

    “这事,不用你管是我应下的,我自己承担!”张适茹在旁讲道。

    苏羡瞥了张适茹一眼,道:“侄女孩儿他妈,不管咱两从哪个关系论,你都应该听我的,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

    汪宏业笑了一声道:“好,我等着,如果你真的可以在一个礼拜的时间挣到100万,你这个朋友,我交下了!”

    苏羡呵呵一笑,没说什么,交不交朋友的他不在乎,这么做主要是不想让张适茹白白的替自己承担这两百万的债务。

    苏羡对安敏仪笑道:“好吧,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我收回刚刚的话,其实你也不用伤心,毕竟浓缩的才是精华,有些太大的等年纪大了的时候,就该下垂了,反而不美!”

    说完这话后,苏羡迎来了一道能够将他碎尸万段的目光。

    至于安敏仪这个时候则是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生气。

    最后还是冷哼了一声率先离开了。

    汪宏业也笑着走掉了。

    “苏羡,这件事情,我爷爷......”张适茹看着苏羡说道。

    苏羡脸上的笑容并没有去掉,道:“没关系,我明白这里面的事情,毕竟我只是一个稍微重要点的小角色而已,为了我跟石家彻底的翻脸不值当的!”

    刚刚在九龙冰室门口苏羡看到来的不是何家其他人,而是张适茹与安敏仪,汪宏业三人的时候,苏羡就已经猜的差不多了,再看到张适茹刚刚的表情,苏羡就全都明白了!

    “没想到你对何家还是有感情的啊!”苏羡转移了一个话题。

    张适茹愣了一下,然后傲娇的说道:“这要是没有我爷爷的话,我才不会为他们解释呢。”

    “我爷爷以前不是这样的,我记着小时候,爷爷很疼我的,不管是我要什么,还是被谁欺负了,爷爷都会帮忙的!”

    说道最后的时候,张适茹的眼神中竟然透露出了一丝的温暖,这同样是张适茹以前从没有出现过的表情变化!

    “很容易就能猜到啊,那个时候,你爷爷的正值壮年,而且我估计那个时候何家的生意肯定也没有现在的大!”

    张适茹点头:“是啊,年纪大了,担心的事情就多了,生意大了顾忌的事情也就多了!”

    聊了一会,张适茹才说道:“这段时间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在酒店里待着吧,石家这次虽然没有成功,但是很难保证他们就此收手。”

    苏羡这个时候瘫坐在沙发上,把脚放到了前面的茶几上,说道:“我这个人有个习惯你可能不知道!”

    张适茹见到苏羡如此毫无形象的样子,不仅没有觉得无礼,反而是有样学样的和苏羡一样将双腿放到了茶几上。

    在张适茹的热裤下面,一双到膝盖的黑色长靴,大腿部的白皙,让苏羡有些慌神。

    “怎么,喜欢啊!”张适茹挑逗的看了苏羡一眼。

    苏羡发现自己认识的那个疯狂的张适茹好想回来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要不我今天晚上不回去了!”

    “我也想啊,可惜二弟今天不行啊,你也知道男人吗,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是不方便的。”

    张适茹:“......”

    ......

    “你还没说你的习惯呢!”张适茹发现自己好像不是苏羡的对手。

    “那就是我这人很懒的,之前我在帝都的时候,就和朋友们说了,挣完这笔钱,就准备拿着这些钱回到帝都,买下几个胡同,然后开心的做我包租公的生活,每个月什么也不干,留拎着一串钥匙去收租,从月初收到月尾,想想就幸福啊!”

    苏羡一脸向往的说道,就跟向往生活中何老师每次吃到黄小厨做的饭菜一样,要多真有多真!

    “呵呵!”张适茹显然是不在乎苏羡的咸鱼理想,也没有想杨磊与赵雨萱那样,问苏羡你想改变世界的理想呢?

    “那你的理想和现在的事情又有什么关系呢?”

    “关系大了,你想啊,我这么懒的人,要是知道有一个人天天惦记着怎么祸害我,我当然得想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了。”

    “所以说,你是要反击了。”

    “那是当然!”

    “石家背后可是一家市值超过五亿,不对,经过这段时间的经营,石氏集团的股价已经在慢慢的回升了,现在已经是六亿市值的集团公司了,而且石氏集团的旗下在香江还有好几处物业,全加起来真实的市值可是过十亿的!”

    “那又怎么样?在香江虽说有钱就大晒,但是也得看钱在谁的手里,怎么用!”

    “你说话的表情有些像香植球!”

    香植球是香江第一代股神,现如今已经很少在香江的股市看到他了,香江的股民也送给他一个响亮的称号‘股侠’!

    而且他与冯景禧这样的人物不同,冯景禧在创办新鸿基证券的时候,就已经是香江赫赫有名的富豪了,而香植球则是专心股市。

    “呵呵,那你是高看我了!”苏羡诚实的说道,自己更多的是知道更多先进的股坛手法,和历史的进程,如果单纯的说股市操盘手的能力,苏羡得追几条街的香植球!

    “这么说,你已经有了想法了!”张适茹问道。

    “嗯,既然是石氏集团让石家在香江有了地位,那么就让石氏集团改个姓氏就好了!”苏羡自信的说道。

    这个时候张适茹并没有询问苏羡为什么会有这种让人无法认同的想法,她比所有人都知道苏羡手里的底牌,无非是准备用来炒作恒指期货的1700万!

    1700万对抗10亿!

    这在所有人的眼中都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张适茹就是感觉苏羡能成功,是那种没有理由的!

    “估计到时候我爷爷他们真的要后悔了!”张适茹笑道。

    1700万的现金何永义不会放在眼中,但是当一家市值过六亿,实际资产过10亿的大型财团出现在苏羡的手中的时候,何永义就无法淡定了。

    苏羡哈哈一笑,道:“反正我跟你爷爷也没关系,他后不后悔关我屁事!”

    虽说何永义不帮自己属于情理之中,但是不代表苏羡就得开心的接受这个结果。

    谁也不是圣人,大自然是都希望自己好了。

    以前何永义在苏羡的眼中是一个不错的长辈,现在他就是一大爷的弟弟,跟自己没半毛钱关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