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不说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但在过往和安南的小打小闹中,却从没趋于下风过!

    这次居然惨败?

    京都百姓不知道前线具体发生了什么,只从各方消息中隐约拼凑出是由于和安南作战的布防图泄露,导致前线各处战力布局全部暴露在安南面前,这才输得这么惨烈!

    喜气洋洋的南疆京都迅速笼上一层阴霾。

    哪怕是平头老百姓也知道军事布防图是何等重要,这样重要的东西居然被泄露给安南知道了,只有一个最大的可能。

    他们南疆能接触到军事布防图的人中,出了内奸!

    或者说,安南的眼线已经插到能接近他们军事布防图这么深的位置了!

    无论是哪一种,这都是非常可怕的事。

    短短几日,前线也好,京中也罢,所有接触过或者能接触军事布防图的人很快被全部找了出来。

    甚至是殷玄墨府中,负责看守殷玄墨书房的那些侍卫都被全部控制了起来。

    就在殷玄墨成亲前夕,素衣也被查出单独在殷玄墨书房待过。

    早在听到南疆惨败,及其外面的各种传言后,素衣心底就有不妙的预感。

    毕竟,她也的确看到过那兵防图。

    但看着侍卫们不请自来时,素衣还是有种意料之中情理之外的荒谬感。

    现在只是把所有接触兵防图的人控制起来问话,那些侍卫还是很恭敬,“素衣姑娘,只有麻烦你和我们走,暂时换个地方住了。”

    换个地方住,换到了王府地牢。

    虽然素衣所住的那间牢房还算干净,有床有被甚至还有一件单独的隔绝外面视线的净室,以及书和一些日常用品。

    可以说不像牢房,迩像个居住的配套小屋子了。但这也改变不了这是地牢的事实。

    在素衣的隔壁和隔壁,住的都是守书房的那些侍卫。

    那些侍卫住的就是普通的牢房了。

    把素衣送到牢房安顿好后,离开前送她的侍卫开口道,“素衣姑娘请不要多想,把你们安置在这里实在是事关重大,其他地方都不安全。只有这里看守森严,甚至比京都府的天牢都严。主上定会很快找出真正的泄露者,这期间只有暂时委屈素衣姑娘了。”

    素衣明白,被关在这里,这些人当中若真有眼线,那么是变成蚊子也飞不出去的。

    殷玄墨守书房那些亲卫都被控制在这地方了,她还能说什么呢。

    虽然京都有些人心惶惶,但殷玄墨的成亲礼还是要照常举行。

    翌日,哪怕身在密闭地牢的素衣都听到了外面的鼓锣敲打声,鞭炮声。

    今天是迎亲拜堂的日子。

    素衣听着外面隐隐约约的声音,在牢房发呆,心底多少有些不得劲。

    人家在成亲,她在坐牢。

    能得劲才怪了。

    而此刻的摄政王府,挂满了红彤彤的喜绸。

    府中下人川流不息有条不紊的来来去去做事,管家恨不得把自己变成三头六臂在指挥。

    朝里文武百官在殷玄墨出门迎亲后就开始陆陆续续的到达。

    殷玄墨的一位皇叔在府门口迎接招待。

    哪怕再是受了和安南前线战事的影响,此刻每一个人面上也是一片喜气洋洋。

    “王爷,恭喜啊恭喜。”

    殷玄墨现在没了高堂,就这么一位走得近的皇叔。

    那皇叔是个老好人,也是真的关心殷玄墨。闻言笑眯眯,“同喜同喜,摄政王成亲,是朝廷之福,是南疆之福。各位大人今日千万别拘着,一定要吃好喝好。”

    “一定一定,下官等就不怕到时候贪杯出丑了。”

    一波波来的朝臣互相寒暄入座,带了女眷的那些女眷也被引到女宾那边的位置。

    不到晌午,人基本到齐,整个摄政王府热闹无比。

    有人也在暗暗观察,压低声音道,“怎么没看见世子殿下?”

    这话刚出,一声世子到响起。

    殷离今天换了一身十分合这个场合的精致小锦袍,出现后立刻制止了众位行礼的朝臣,笑道,“今天是父王成亲的好日子,各位大人放随意些。”

    朝臣们坐下后,殷离也很快在自己的位置坐下,不显山不露水,但有礼有度,让人很有好感。

    不少朝臣暗暗观察,心底越发满意。

    这段时间世子殿下的进步有目共睹,是个可堪大任的人。

    “贵宾,凤鸾女帝陛下到~”

    又是一声通报,热闹的场面微微一静。

    千虞色前呼后拥的出现在众人视线里,哪怕她有一张绝色美人的脸,但没有一个朝臣的注意力在她那张脸上。

    给人的通身感觉都是,这是一位不容小觑的帝王!

    千虞色也没去女宾那边坐,径直坐到了大景朝臣这边的贵宾位。

    没人敢说一个她身为女人不配。

    殷离看见她,眉眼弯弯,没忍住跑过来,“娘亲,你来啦。”

    “南疆摄政王成亲这种好戏,我既然在南疆,怎会不来。”话落摸了摸殷离的脸蛋,“怎么样,昨晚睡得好吗?”

    殷离摇了摇头,又立刻点头。

    千虞色无视那些悄悄观察他们母子的朝臣,笑了下,“这又摇头又点头的,为娘倒是看不懂了。”

    殷离小声说,“昨天下午素衣姐姐也被控制起来了,因为她之前也单独呆过书房。都是我的错,那天是我叫素衣姐姐进去的。我又因为急事把她落下了……”

    他声音不大,不过还是有一些人听到了。

    他们并没有觉得殷离在这样的日子还想着素衣这样一个丫鬟有些不好,反而是觉得小世子到底是小世子,长情得很。

    传言当初小世子就是为了那位素衣才言语不当冒犯了师小姐,才需要去道歉。

    现在那位素衣出了事,小世子殿下要是这么快就不关心她了,他们才觉得奇怪。

    千虞色眼角余光扫了那些老狐狸一眼,心底不屑的嗤笑了声。

    面上安抚殷离道,“我相信,以殷王爷的能力,不会冤枉任何一个人。离儿,你不必过于担心,更不必自责。回你的位置去坐着吧。”

    “是,娘亲。”

    不多时,外面陡然鞭炮鼓锣喧天。

    “新娘子到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