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人攻击时间差……”

      所谓一人攻击时间差,就是每个人重复一个动作,都会给对手留下一个“印象”,而只要在再次攻击时,故意延后一些时间,对手就会下意识的进行防御。

      之前的战斗中,宁宇的攻击似快实慢,马元恺挥击了不下十次,而宁宇仅仅出了四剑,其他的攻击,完全是故意给马元恺看的假动作。

      而这些假动作,都是延后了攻击时间,而马元恺自己下意识的防御攻击,只要算准马元恺的攻击距离,那马元恺的攻击就是无用功。

      “假动作……”

      多林皱眉沉思,片刻后露出恍然,同时也很是惊讶的看着宁宇。

      “你的意思是,你先前的三招,实际上是给马元恺留下‘印象’?”

      “啪……宾果!”

      宁宇打了个响指,满脸笑意,肯定了多林的猜想。

      嘶……

      多林倒吸了一口凉气,古怪的看着宁宇。

      宁宇的心计与才智,早在招生考核时他就知道了,但现在他觉得,好像还是小看了宁宇。

      这世间,还有这么可怕的人呢?

      “嗨,这些只是小把戏,对付下小朋友还行,毕竟姜还是老的辣嘛……”

      宁宇咂咂嘴,摆出一副指点后辈的架势,拍了拍多林的肩头,满脸挂着贱相。

      “滚!”

      这一拍,多林恶向胆边生,一甩袖就把宁宇抽飞出去,气的吹胡子瞪眼的。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

      不过,多林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理解了这原理,确实,对沟通三魂的剑魂境来说,这只是小把戏罢了。

      但就以目前的情况来说,宁宇要活得内院考核的资格,是板上钉钉的事。

      “虽然有些不厚道,但事关我会不会被革职的事,说不得也得不要脸一回了。”

      多林叹了口气,作出一副心痛的表情,让宁宇一阵鄙视。

      “导师,你这犯贱的样子,有待提高……想拜师吗?我教你啊!”

      “滚!”

    -------------------------------------

      宁宇现在心情大好,因为多林还真的做出了不要脸的行为,愣是以见证人的身份,判了马元恺输。

      而宁宇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龙凤苑第五,住进了5号院。

      “啧啧……不愧是前十的待遇,这院子,估计卖了够在二环买房了。”

      宁宇像是刘姥姥一样,在5号院里逛了半天,仍是意犹未尽。

      “宁学弟,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逛累了,宁宇刚进主厅,就见早已等候许久的言冰若,带着满是踌躇的模样说了一句。

      “冰若学长,这话就见外了,有事直说。”

      宁宇有些不高兴的看了看言冰若,招呼着言冰若坐下,斟满了两杯茶水。

      “那我就直说了,我要杀了马元恺!”

      言冰若沉吟片刻,随后眼神变得异常坚定,咬牙切齿的开了口。

      宁宇一愣,随后心中一动,大概算是猜出言冰若想干嘛了。

      “冰若学长,是想借着星罗宫给马元恺施压吗?”      宁宇笑着,抬起茶水呷了一口,似笑非笑的看着言冰若,让言冰若很是不自在。

      “我也知道,我不该这么做,也触碰了我自己的底线,但是……”

      言冰若苦涩一笑,说着说着,想起了苏俊悟,脸上就挂满了悲痛的神色。

      哎……

      宁宇心中叹了口气,猜到事情的前因后果,宁宇也不是不理解言冰若现在的心情。

      他们三人之间的恩怨,说实话,旁人无法插手。

      因为,这是他们各自的……心魔!

      “冰若学长,你可能要失望了,我并不是星罗宫的人,我用的也不是星罗剑术。”

      宁宇的话,让言冰若一呆,随后脸上满是失落,苦笑道:“是这样吗?倒是我孟浪了……”

      “解铃还须系铃人,自己的仇,还是要自己报……但我可以帮你,教你怎么对付马元恺。”

      看着言冰若的样子,宁宇心里也是怪难受的,特别是想到,如果他以后再控制不住自己入魔,估计和莫言白之间,也会走到这一步吧!

      摇了摇头,甩开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宁宇开始给言冰若上课,将视线诱导和一人攻击时间差的原理解释了一遍。

      可这种技巧型的活,言冰若理解起来简直要命,无论宁宇想什么办法,进展都慢的要命。

      足足花了三天时间,言冰若才勉强理解视线误导是怎么回事,让宁宇大呼受不了,找了机会让言冰若自己琢磨,自己则是干脆落跑。

      “宁学长,总算是找到你了,外院有人找……”

      宁宇溜出来,没逛了多久,在路上就被一看这眼熟的学员拦住,一番询问下才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两个女的找我?

      宁宇抓了抓头,满头问号,这一路上接触过的女的,也就是南宫彩熏、凌雨蝶和紫筠了,除了她们就没接触过谁了。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头绪,宁宇带着满肚子疑惑,离开了龙凤苑,前往了外院的宿舍。

      “谁找小爷我啊?”

      宁宇大喇喇的推开宿舍门,摆着一副英俊潇洒的模样,拽的跟个二五八万一样。

      但推看门,看见宿舍里和南宫彩熏有说有笑的女子,宁宇顿时脸色发白,直接给跪了。

      “哟!胆儿挺肥啊!都敢自称小爷了,给老娘滚过来!”

      “喳!”

      宁宇哭丧着脸,捏着耳朵,一圈一圈的滚到了女子的脚边,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叫了一声……

      “娘!”

      这女子就是因为担心宁宇安危,前来寻找他的林雪娇。

      “你还知道我是你娘啊!给老娘死一边去,乖乖的站着!”

      “好嘞!”

      宁宇干笑两声,起了身,就见南宫彩熏在一旁吃吃的笑着,顿时脸就像猴子屁股一样,尴尬的一批。

      之后林雪娇就一直跟南宫彩熏窃窃私语,时不时的,南宫彩熏脸上还带着害羞的神色,只是声音太小,完全听不清说啥。

      倒是林雪娇一旁的女子,让宁宇颇为好奇,细细打量着。

      却没想到这么一看,这女子便也看了过来,只是这一看,宁宇差点又给跪了。

      因为林雪娇身旁的这女子,特么的是个剑皇!      我次奥!

      心中大骂一声,宁宇的心哇凉哇凉的,更是瞬间就联想到,北凝雪绝壁已经知道他在羽林学院了。

      不过想想也是,被唐靖追的从南域途经西域,又跑回北域,几乎算是横穿了半个大陆,闹的人尽皆知。

      北凝雪要再查不到,那九云宫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啊呸!

      宁宇的冷汗刷一下就浸透了后背,心里更是惴惴不安,皇德耀世。

      站在一旁,宁宇浑身难受,完全忘记了时间的存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雪娇和南宫彩熏也结束了谈话。

      南宫彩熏像是小家碧玉一般的起身行礼,面目含羞的退出门去,退出之前,递给了宁宇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这眼神让宁宇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心里更慌了。

      “嗯……长壮实了不少……”

      南宫彩熏离开,林雪娇也站起来来到宁宇身边,这摸摸那瞧瞧的,摸着摸着,眼里已经蓄满了泪水。

      本以为要遭受林雪娇雷霆怒火的宁宇,一下子愣住了,更是心间一堵,神色复杂。

      “娘……对不起……”

      鼻尖一酸,宁宇的双眼变的通红,一头扎进了林雪娇的怀里,像个孩子一样抽泣着。

      这一钻,一股强烈的委屈感袭上心头,藏在心底那些恐惧、彷徨,也随着林雪娇怀里的安心感,消失不见。

      洞府之行,逃命之旅,宁宇一路上担惊受怕,却又因为莫名的成为了众人的主心骨,只能强忍着这些情绪,更是深深的压在心底不敢表露。

      哪怕两世为人,活了三十多年,但接触修炼,也就几年时间。

      这不是你杀人,就是人杀你的世界,对宁宇来说,是真正意义上第一次知道何为残酷的现实。

      特别是又体会了一次失去至亲的痛苦,林雪娇身上的安心感,似是要让宁宇整个人儿都要化了一般。

      “多大的人了,像什么样子?”

      林雪娇抹了抹泪,轻轻拍打着宁宇的后背,像极了十多年前,宁宇还在襁褓中,哄着入睡时的样子。

      呼……

      “呀!宇哥哥,你哭起来好丑哦!”

      一声调皮的声音,打破了母子团聚的气氛,伴随着一阵阴风吹过,小环像鬼一样出现在众人面前。

      哦……小环本来就是鬼。

      这突然出现的方式,吓了林雪娇花容失色,连一旁的女子都吓的不轻,差点就是抬手一巴掌。

      “别激动别激动……”

      宁宇也是被吓了一跳,他倒不是被小环吓的,而是被这剑皇大佬下意识的动作吓的。

      鬼知道这大佬一巴掌下来,会不会把小环打的形神俱灭,那可就真的是太草蛋了。

      “娘,前辈,这是小环……”

      小环闹了这么一出,宁宇那仿若游子归家的情绪也被闹没了,拉着小环,给两人介绍起小环的来历。

      毕竟小环是鬼,解释起来还有点费劲。

      但这一番解释下,林雪娇和一旁的女子都是露出了好奇,开始打量起小环来。

      这一打量,小环那粉雕玉琢的可爱模样,一下子就把林雪娇俘虏了,伸手就要去抱。

      “娘,不可!”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