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招认了,贪墨军饷一事,赵家父子供认不讳,不过私通外敌,却是抵死不认,但朱家给出的证据却不容他反驳。”

    司凌染点头:“依我对赵家的了解,做过的事情瞒不住,没做过的,就是打死怕是不会认的。”

    但是司凌染此刻的情绪却很低沉,因为他想不明白,明明一家子的铮铮铁骨,为何却在银钱上犯了糊涂,私通外敌是有人污蔑,那贪墨军饷呢。

    整个赵家,出了淑妃性子跳脱些,除了一些妇人短见外,其实司凌染内心对赵家还是微微高看几分的。

    大约正是爱之深责之切吧,他才会亲自前来。

    “那我就先出去了,”纳兰珏似乎看出了司凌染的用意,也不打搅他了,转身走了。

    而牢房内的赵家父子,在看到司凌染来了后以后,立刻都激动的站起了身。

    “王爷,凌王救救我们啊,我们是被冤枉的。”

    淑妃的兄长,赵泰,此刻激动的伸出手,仿佛将司凌染当成了他们家唯一的救命稻草了。

    可无论他怎么伸手,司凌染所站的位置都不远不近,竟是始终没让他够到。

    “王爷?”

    赵泰露出不解的神色,虽说王爷过去在军中总是冷口冷面,那也是为了身居高位,私下对他们也是有情有义的啊。

    为何这次……“王爷可是怪罪我们了?”

    身后赵泰的父亲,赵老将军,都一把年纪了,不想还有这般牢狱之灾,让人看着实在心酸。

    但是他们做了什么,他自己大约也心里明白,眼底露出几分愧疚。

    “我们没有通敌……”“本王知道,你们没这个胆子,”司凌染肯定的道。

    赵泰见司凌染这么相信他,立刻又辩解道:“我们也没有贪墨军饷……”“你在与本王认真说一遍。”

    赵泰一愣,他原本振振有词的谎言,在看到司凌染的目光后,竟是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哎呀。”

    赵老将军一声痛苦的叹息,“这件事我们认,我们是贪墨了军饷,额数也在逐年递增,纵然通敌是冤枉,王爷想要救我们也是难,还是算了吧。”

    “爹你说什么胡话呢,什么叫算了,我赵家一家老小的命啊,”赵泰登时急的哭了。

    “既然知道赵家老小的命都在上面,当初为什么还要贪墨,你们当着缺钱的很吗?

    就是贪墨了,你们又能明着花出去多少?”

    司凌染寒声问,这是他最不懂的,为了一些银钱,就将自己全家都倾覆了,简直不值得。

    赵老将军不说话了,因为他也觉的这是不对了。

    但是赵泰,在确认司凌染的态度后,面上却在没了哀求,直接变的几分冷笑道:“是,为何呢?

    凌王殿下,您是王爷,往小了说,我们都是你的长辈,可往大了说,您始终是金尊玉贵的王爷,不知民间疾苦,不知养活一大家子人的难,更不知这京中趋炎附势捧高踩低的嘴脸……”“您通通不知道,人人常说,做官的都有钱,唯独我赵家,穷的叮当乱响,世人素来笑贫不笑娼,十几年如一日的低头做人,呵呵,凌王殿下您知道吗?

    我妹妹是淑妃,我外甥是凌王,我赵家给你们丢人了……”最后一句话,明显讽刺意味十足。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