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都已经到了这里,包袱箱笼都带着,林氏也不能就将人赶了出去不叫住着。

    只是,她心里头着实有些发堵。

    一来,她实在不喜欢三太太这副就要攀上高枝儿的嘴脸。二来,也是恼怒唐国公的自作主张——他似乎是觉得,这别院也成了唐家的产业了。

    要知道,本朝在聘礼嫁妆上的风俗,延续了前朝。甚至,为了保证女子的利益,无论聘礼还是嫁妆的单子,都是一式三份,两家婚事之前,交由衙门保存一份的。女子嫁妆,只是女子私产,夫家是没有权力动用的。若是女子过世,这份嫁妆也只能留给她的亲生子女。

    这别院是林氏父亲留下的,并不在嫁妆之中。无论从哪方面说,都只是林王府私产。林氏作为林王爷的唯一血脉,她住在这里,天经地义。唐国公招呼都不打一个,就让三太太带着唐燕华和江沁玥搬过来住着了,这叫她实在是不喜欢。

    虽有些不悦,不过林氏性子素来柔和,也说不出什么尖刻的话。

    她一沉默,气氛便有些尴尬起来。

    唐三太太显然也摸清了林氏的脾气,并不着急,笑吟吟地端了茶来喝。

    倒是唐燕华,很有些沉不住气,“大伯母,您不会不欢迎我们吧?大姐姐和二姐姐都能住在这里,大伯母若是不许我和表姐住,显见就是拿着我们当外人了。”

    她年纪比唐燕凝还要小些,一件娇嫩的鹅黄色半臂褙子,底下是轻红色长裙,白嫩细腻的脸蛋,娇俏又讨喜。她偏着头,只嘟着嘴故作生气,十足的小女儿姿态。

    唐燕凝很是讨厌唐燕华这副故作单纯的模样。

    当下就笑了起来,“三妹妹这话说得有趣。都是唐家女,谁能拿你当了外人呢?从前我娘有什么好东西,不是一样的分你一份儿?我娘眼里,待你也没什么不同。”

    见唐燕华脸上有些得意,唐燕凝笑得愈发灿烂起来,“不过叫我说,我跟大姐姐本来就是亲姐妹,三妹妹,你到底差了一层。”

    清亮的眼睛里波光流转,视线在江沁玥身上一扫而过。不出意料的,在江沁玥那张始终保持着微笑的,近乎完美的脸上,唐燕凝看到了一闪而过的愤怒。

    果然啊,还是年纪太轻,修炼不到家。

    唐燕凝在心里暗暗摇头。

    她故意说唐燕华比她和唐燕容差了一层,却并没有提江沁玥,就是在告诉江沁玥,即使同姓唐,也有远近之分,更何况她这姓江的。

    江沁玥再如何有心机手段,现在也不过是十六岁出头的年纪。激将之下,难免就要露出行迹来。

    不过,看到江沁玥很快就恢复了常态,唐燕凝也不能不佩服,女主就是女主,偶有失常,光环总还是在的。

    三太太忙按住挑起了眉毛要发火儿的唐燕华,笑道:“看阿凝,都多大的孩子了,还只顾着逗你三妹妹。你又不是不知道,华儿最是个实在的。你这么说,她岂不是伤心?”

    “那我给三妹妹陪个不是了。”唐燕凝笑嘻嘻地说道,“三婶,我这就叫人去把客院收拾了出来。不过,有些话我得说到前头。”

    听说能住下了,三太太立刻打起了精神,“阿凝你说。”

    “这别院不远处就是圣人的行宫。”

    三太太眼睛里冒了光,激动得端着茶盏的手都颤抖了起来。

    “从圣人来了,整座山上都有巡查的禁军和护卫。”唐燕凝正色道,“咱们住在别院里,日常也不敢随意出去走动。且这山上,有毒蛇野兽,地形也很复杂。没事的话,三婶,三妹妹,江表姐,谁都不要踏出别院半步。”

    三太太心道,不出去,怎么能先遇到皇子们呢?不过这会儿也不用争辩这个,只忙不迭的答应了。

    林氏不耐烦地站起来说道:“我乏了,先去歇着。凝儿,你和阿容带着你们三婶子去客房吧。”

    边说着,边就往里间走了。

    唐燕凝和唐燕容亲自将三太太唐燕华和江沁玥带到了客房。

    说是客房,也是个独院儿,布置得很是清雅。

    三太太进了院子后就开始啧啧称赞,“这院子可真是不错,比我们住的冬晴园可齐整多了。”

    待到进了正房里,看到那厅中摆着的一水儿梨花木花鸟纹桌椅,博古架上摆着的几件东西,非金非玉,看着却是古朴雅致。哪怕三太太眼光有限,也能看出这几件东西的不凡来。

    这样好的东西,居然就这么大喇喇地摆在客院里?那这别院之中,正经主子住的地方,又该是怎么样的华丽精致?

    她一直都知道,林氏家底儿丰厚。当家这几年,她也偷偷地看过府中抄摹出来的嫁妆单子,看着那厚厚的红色册子,三太太觉得那已经是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的东西了。没想到,不在嫁妆单子上的,还不知道有多少呢。

    三太太这心里又是羡慕又是嫉妒的,眼睛都要发红了。目光在厅中踅摸了一圈儿,对唐燕凝笑道:“这屋子也好。”

    “因是客房,收拾得用心了些。三婶,你们一路过来也累了,先歇歇,回头有人送铺盖被褥和午膳过来。”

    说完,与唐燕容携手走了。

    这处客院,与上回武千城和顾易住的地方又不一样,正经的“客院”,在别院西侧。三明两暗的正房,院子严整,离着别院大门很远,轻易也走不出去。

    唐燕凝敢肯定,无论是三太太还是唐燕华江沁玥,都有跑出去与皇子“偶遇”的打算。当然,也不止她们这样想。她听林福说了,近来几天,这西山上穿红着绿的女子不知多了多少。

    富贵在前,这也难免。

    林王府别院可不是京城里的青楼楚馆。旁人她管不到,却一定要拘束住唐燕华和江沁玥这两个。为此,唐燕凝不但嘱咐了林福将别院大门紧闭,还暗暗地吩咐了拨过去服侍三太太等人的几个丫鬟,务必看好了那三人。

    只不过,她千防万防的,还是没有防住。

    三太太等人到了别院的第三天,就有丫鬟跑到了唐燕凝这里来,几乎是带着哭腔告诉她:“那位江姑娘在聆水阁旁的亭子里弹琴,不知是什么人,在墙外吹着笛子应和呢!”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